应当读懂"真正的免费医疗制度"的民意诉求

分享到

2013-11-01 浏览:

  若是以“真正的免费医疗制度不存在”作为推卸责任的挡箭牌,甚至进行责任上的转嫁,那么“真正的免费”才真正不会得到实现。

  就“俄罗斯免费医疗”话题,国家卫生计生委国际司司长任明辉30日表示,真正的免费医疗制度根本不存在。纵观世界各国的做法,不是由税收支持,就是个人和企业支付,都是通过共同或单独缴费的医疗保险或社会保险解决医疗费用的问题。

  如果不是偷换概念,“真正的免费医疗制度”的论调并非荒谬之论。因为无论是由税收支持,还是个人和企业支付,或是国家承担,最终都需要成本付出。看上去的免费,还是要老百姓通过纳税来支付。这点小道理并非公众不懂,也不需要进行常识性普及,民意诉求的是,如何通过更为科学的体系构架,让医疗的成本得到下降,让“看病贵”成为历史。

  站在不同的利益点来说,免费不免费有着泾渭分明的分界点。如果公众看病不要钱,对于他们来说这就是理想和期待中的“免费医疗”,对于公共管理者来说,无论由税收支持,还是通过建立完善的保障制度,扩大其他费用来源,由政府独立承担向集体、企业和商业机构共同支付解决,都要计算相应的支付成本,确实不存在“免费的医疗制度”。

  更重要的是,对于公共责任者来说,“真正的免费医疗制度”不应静态的存在,而是动态的目标,也就是要将其作为医疗改革和发展的动力所在。就时下来说,真正的“免费医疗制度”是什么?一是改善医疗质量,让公众能以同样的成本付出,获得更好的医疗服务,这也算对其内涵的一种延伸;二是降低医疗成本,无论单个病种还在大病支出,都能实现费用数量上的下降;三是在现有的医疗成本之上,通过公共财政的投入,或者多元筹集资金进行医疗补贴,使个人支付降低,并最终归于零支付,那么“免费医疗制度”就事实上获得了实现。

  简单的说,公众心目中的“免费医疗制度”,其实有两个参照样本,于外是俄罗斯那样的模式,于内便是神木县那样的模式。两者的共同点在于,实现“免费”就必须提高公共财政的“付费”,把个人的成本改由公共支付买单,至于资金来源于什么方式,这些都不属于民众考虑的范围,他们只需要获得“不花钱看病”的待遇。

  退一步讲,即便“真正的免费医疗制度”只是一种理想化的状态,其却承担着强烈的民意诉求,公众愿意自己的税金花到治病上,这又有什么不可以的?若是以“真正的免费医疗制度不存在”作为推卸责任的挡箭牌,甚至进行责任上的转嫁,那么“真正的免费”才真正不会得到实现。

  “真正的免费医疗制度”之争,其实就是权利与责任的轻重关系,当公共权力成为服务的义务之后,那么民众权利才会获得实现与补强。免费医疗制度并不是高不可攀的目标,那不过是承载民意的梦想,怎么实现,如何实现,正面回应远比辩解“真正的免费医疗制度”概念更符合责任要求。

推荐阅读

热点排行

  • 微信公众号

  • 手机站

《中国医疗保险》杂志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35491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23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