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医疗是医院转型发展的新方向

分享到

2019-01-03 来源:中国医疗保险 作者:王超群 浏览:

  来源:中国医疗保险 王超群

  价值医疗是以最少的成本获得最大的医疗价值,被卫生经济学家称为“最高性价比的医疗”。价值医疗提倡医院在治病救人的同时,将患者的医疗费用、治疗效果和需求最大限度地考虑进来,从而为病人提供高价值的服务,同时也将有利于医疗费用控制。价值医疗是医院转型发展的新方向。

  价值医疗的内涵与发展历程

  价值医疗从成本控制、治疗效果和患者需求三个方面出发,旨在降低患者治疗总成本、满足患者预期治疗效果以及照护患者生命与健康。

  首先,价值医疗强调,患者治疗总成本不但包括了医疗费用等直接成本,还包括了时间成本、精神成本、交通食宿陪护等间接成本。因此,患者总成本控制是一个综合概念,要考虑到直接与间接成本,货币成本与非货币成本。

  其次,价值医疗认为,满足患者预期治疗效果不仅包括病人对诊疗过程、医疗行为以及治疗结果的感受,还包含安全感、舒适感和尊严感的提升。

  最后,在患者需求方面,价值医疗一方面关注对身体疾病的诊治,另一方面,也致力于给予病人精神慰藉,缓解心理压力,照护患者身心康复。

  “价值医疗”(ValueinHealthcare)一词最早是在2016年世界经济论坛(WEF)与波士顿咨询集团合作项目中提出来的。同年,中国政府联合世界银行、世界卫生组织发布了《深化中国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建设基于价值的优质服务提供体系》的报告,标志着价值医疗在中国“诞生”。相比于以医疗机构为中心的传统医疗服务模式,价值医疗强调以患者为中心,致力于为患者提供连续性服务,创造更优的就医体验,同时加强费用管理。

  当前医院发展的误区

  价值医疗体系的构建,要求以患者为中心,着眼于提高医疗服务质量和降低医疗成本,让患者以合理的价格享受到优质的医疗服务。然而,当前我国医院发展存在不少误区:

  一是,误以为医院规模代表价值医疗,医院规模化发展取向明显。目前,许多大型医院动辄数千张乃至上万张病床。实际上,医院存在一定的规模效应。规模过小和规模过大,都将导致医院运营缺乏效率。

  二是,以医疗成本代表价值医疗,误认为医疗成本低,才是价值医疗。根据价值医疗的概念,医疗成本低,也不代表着就实现了价值医疗。

  三是,医院内部部门、科室分割。当前,医院在为患者提供医疗服务时犹如一座座孤岛,各自为政,无法构建以患者为中心的整合式的医疗服务。患者看病时首先思考的是如何选择正确的科室,而不是如何得到合适的、连续性的治疗。

  四是,医院医疗费用的不合理增长。其中,重要原因是大检查、大检验造成的过度医疗。目前,虽然医院整体上药占比逐年下降,但是检查、耗材占比却不断上升。当然,医院医疗费用的不合理增长还受医院绩效考核导向偏移、诊疗水平非同质化、临床路径流于形式以及项目付费约束性差等多重因素影响。

  医院如何转向价值医疗

  医院需要认识到,向价值医疗转型是医院发展的必由之路。宏观方面,医院须从以下几方面努力:

  第一,鼓励患者全程参与。强调健康个人责任,提升患者在医疗过程中的知情权和决策权。

  第二,构建医疗团队。医院内部建立跨部门合作、多学科交流(MDT)等模式。

  第三,创新医院管理。在绩效考核指标中融入价值医疗文化构建、价值医疗管理流程、绩效方案优化等元素。

  第四,改进医疗服务格局。建立健全医院专科联盟、远程医疗以及分级诊疗等医疗服务体系。

  第五,健全医疗数据系统。建立健全医院成本数据、医疗方案数据、医院HIS数据、病案EMR数据、药械数据等数据库。

  在微观方面,医院要着力推进绩效考核精准化、诊疗水平均质化、医患沟通平等化、临床路径规范化、耗材管理精细化等多个维度,从多个环节进行控制,从而达到最优成本效果,降低医院成本,减轻患者医疗负担。

  未来,云计算、大数据、移动医疗和智慧医疗等信息化建设将会助力医院“弯道超车”。医院在迈向价值医疗转型的进程中,人工智能的发展也使得机器人护理、全生命周期健康管理等成为可能。同时远程诊疗将推动优质医疗资源下沉,促进各优势学科互联互通,给患者全新的就医体验,促进医疗待遇公平化和扩大服务可及性。

  医保助力医院向价值医疗转型

  医保在推动医院向价值医疗转型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当务之急是转变医疗保障政策的理念。医院转向价值医疗不但惠及患者,降低了患者治疗费用,更有利于节省医保基金支出。同样的医保基金支出,在医院实现价值医疗时,能够进一步提升参保人的获得感。

  在理念转变的基础上,需要进一步完善医疗保障政策工具。

  第一,要建立完善的新医疗模式、新技术的准入和药品目录调整机制。医保覆盖范围决策不但要考虑新的医药技术、模式的治疗成本,还要考虑其非治疗成本,考虑其社会成本,真正实现以患者为中心,降低患者医疗相关的总成本。

  第二,要进一步推进医保战略性购买,通过支付方式改革,使得粗放式的总额预付制度转向以按病种支付、按DRGs支付、按床日支付以及按绩效付费等更加精细化的制度,倒逼医院转向价值医疗。

  第三,价值医疗并非一蹴而就的,在转型过程中,医保机构要密切监控医疗服务质量,确保价值医疗不走样。

  (本文根据《中国医疗保险》第十三期“价值医疗和费用管理”“医”“保”对话论坛中日友好医院董立友总会计师发言整理和改编)

  特别鸣谢
  天普药业
  赛诺菲
  康缘药业
  辉凌医药

推荐阅读

热点排行

  • 微信公众号

  • 手机站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属网站 《中国医疗保险》杂志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3549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238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