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医保办:四个人打麻将,大家都赢了,这是可能的

分享到

2017-06-28 来源:赛柏蓝 作者:特洛伊 浏览:

  5月15日,在上海召开的“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七届七次会长(扩大)会议暨第三十一届中国医药产业发展高峰论坛”上,备受关注的福建省医保办处长张煊华就业界高度关注的福建两票制、阳光采购等问题做出公开解释和回应。

  张煊华并透露要保护“诚实的药价”,有些中标药确实成本上升,涨价也是可以的;而“两票制”执行中,如果生产企业没办法保证药品,让配送企业无药可配,将连带处罚生产企业和配送企业。

  (以下内容为赛柏蓝根据张煊华处长在会上发言整理,未经本人确认,特此说明)

  ▍四个人打麻将都赢了,为什么不可能?

  三明医改是2012年2月开始谈起,我们一年收入规模只有6亿左右,2010年,亏损了14397亿元,如果这样下去,公立医院也会倒掉,这种情况下三明进行了改革。

  改了以后,当年职工医保统筹基金收资盈余2000多万,2015年结余1.3个亿,去年结余8000多万,老百姓的支出少了,医院也盈利了。

  大家不清楚原因,网上有段子说四个人打麻将,四个人都赢了,谁输了?输的不是生产企业,是流通环节,药品价格的虚高部分。

  大家都关心我所生产产品的终端销售价格,但是在座各位药品生产企业,你们有办法去关注你药品终端销售价格吗?你没办法,你都委托人家代理了,最后你还要背黑锅,药价虚高生产企业没拿到,药品抬高价格的人当然不希望这样,所以他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所以有了三明的改革。

  三明的改革得到了国家有关部门的认可,也得到了国家最高领导层面的认可。福建省作为四个推进省之一,也按照三明模式进行改革,三明的医改得到了认可,我们也看到很多微信上还有社会舆论上对三明的质疑声非常多,有一些专家没去之前也有很多质问,这样钱从哪里来,这样下去医生走了,病人转走了,什么声音都有。

  但是他们来了以后很多转变了观点,去年上半年,我还在三明工作的时候,我有一个比较感动的事情。我们药品生产企业比较大的集团在我们国家还是排名比较前的,他们到三明考察以后推心置腹的跟我讲,三明医改的经验早就应该推广了,按照这样的经验推广下去,药企会更好做。

  我们医改团队有一句话,我们希望药品生产企业要多赚一点钱,我们从来不反对你们赚钱,从来都是讲你们要赚钱,你们不赚钱你们就没有研发能力,没有研发能力堂堂13.8亿中国人,难道靠进口药品或者仿制药品过日子吗?所以我们希望你们赚钱,希望通过合理合法赚钱,但是不希望你们通过回扣赚钱。

  ▍希望生产企业赚钱

  对于三明的医改,生产企业也有反对的声音,据我了解,反对的是谁?一种是生产企业原本在市场份额占有率很低,质量没过关的,不去讲怎么提高生产质量,而是专门动歪脑筋,虚高价格,这样生存的企业。

  第二类就是一些药品代理商赚到钱了,因为发现过票很难,现在他们就来承包药厂的生产线,甚至承包生产线,他们走高进高出的路子,所以他必须要与生产企业配合,他就干脆承包了生产线,这些生产企业,我就归到该打击的行业里面去。

  一个企业或者一个行业,如果你要很好的发展,必须跟时代的潮流,跟国家鼓励的方向保持一致,企业和行业才能发展好。如果逆时代生存这非常难,能生存一时不能生存一世,药品生产企业要认识到,我们应该要符合潮流发展。

  三明的时候我们很鼓励企业发展,比如配送费的问题,我们一直讲三医联动,三医联动还不行,还有三医要共赢,医药就包括生产企业。我们一直希望生产企业赚钱,特别是像我们国家更要让生产企业壮大起来,三明的理念就是这样的。

  去年福建省首先学习三明经验,我们给他们提出来,第一块就是要先进行进体制才能出机制,先要进行体制方面的改革。

  体制方面怎么改?管理体制要先改,我们把有关医保的职能全部归纳在一起成立我现在所在的医保办,把人社部门的医保基金的政策功能归过去,把卫生部门的管理职能、药品采购职能归总进去,把物价部门的医疗服务价格归进去,把经信部门的医疗监管职能归进去,把七八个部门的职能归进去成立医保办,医保办就能保证药价保三要素的联动智能。

  去年这个机构成立以后,我们先下了两个文件,第一个就是下达了医保医师管理办法,医师没办法管理,但是医保医师可以管理。医师帮我医保病人看病,我就要干预处方质量。医师乱开药,就进入医保医师黑名单,取消你这个医师为我医保病人看病的权利。

  第二进一步完善了黑名单制度,药品供应的企业,生产企业,如果有这类行为,或者回扣行为、不按时供应药品的都进入黑名单。

  ▍保护诚实的药价,亏钱的允许涨价

  今年以来,我们更好发挥药价保的联动作用,以医保支付结算价为基础的药品联合限价采购,首先是以医保支付结算价为基础的,医保支付结算价协调的是医保基金与参保病人之间的利益关系,我要把这个跟参保病人的利益关系,要给到药品采购过程中。我们以联合限价阳光三个来定,首先是联合的,在我福建区域里面定点的医疗机构都要加起来一起采购,我们作为医保基金管理者,我们有权利这么要求。现在医保办就是为老百姓管医保基金的部门。

  第二块是限价,我们为什么要采取限价手段?

  同样的药品,通过招标越招越高,表面上每次招标价格就降下来,但是每招标一次实际价格都在往上升,所以我们讲这次我们要进行限价,这个限价我们并不是说一定要把药品价格降到多低,并不是这样子,我们就是为了防止虚高价格的药品,同样一种药品,凭什么他是100,他就80块钱,而且会差别那么大。而且我们采取限价措施,某种意义上,我们是为了保护诚实的药价,我们每个省招标文件都有这么写,我们要取全国最低销售价,不能高于最低销售价进行报,都这么要求。

  但是我们想一个问题,比如说同样一种药,同样一个药品,一个厂家不够诚实,明明是10块钱的药品现在虚高抬到100,另外一种药品实打实报价10块,你现在每次要求人家降价,100块钱降低10%还能卖90,10块钱的药品就是10块钱,让他降10%降成9块钱,本来10块钱就快卖不动了,所以我们某种意义上讲,我们也要打击高进低出的问题,就是要保护诚实的药品价格,所以我们要设一个限价。

  此外,这个限价我们还允许原来销售10块钱的因为成本提高了,原料和人工费提高,可以卖12块钱。现在全国招标有哪个可以提高12块吗?就福建可以。

  如果原来100块钱,卖90行不行,我们说行,但是我们就限一个限价,我们限价就是20的位置上,就让你90块钱挂上去,你就挂在那边看天花板去,我们某种意义上讲是要保护那些老实的企业,诚信经营的企业。

  第三个是阳光,我们在所有采购当中还有谁制定的,谁推荐的,谁怎么算的都挂在网上,我是作为负责人挂在那边的,我们组长是谁,副组长是谁,经办人员是谁,我们都公布出来,公布出来实际是为了保护自己,在药品采购过程中廉政风险还是非常高的。

  我们简称阳光采购,我们不再是招标采购,如果你是招标采购,事先设定好招标条件。其次我们阳光采购是开放系统的,你所需要的药品,现在有新的药品出来能不能进,可以,但是我们会定程序,如果我们发现已经挂上去的药品有些确确实实还在那边,价格虚高,侵害老百姓利益的,我们也是按程序撤换掉,反正我不是招标采购。

  我们也是"两票制",但是我们是实行生产企业和配送企业责任连带制,连带制的好处作为生产企业要认真选好配送企业,你干涉不了最终销售价格的,生产企业就要背黑锅,所以生产企业要认真选择配送企业。配送企业也会挑生产企业,如果生产企业没办法保证药品,让配送企业无药可配,所以我们的生产企业和配送企业是连带制的。

  • 微信公众号

  • 手机站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属网站 《中国医疗保险》杂志社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3549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2386号